主页 > 乖乖图库论坛www.74489.com >

分析国际贸易对收入分配的影响

发布日期:2019-07-06 13:27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从亚当·斯密的国际贸易理论开始,经济学家就开始研究国际贸易中国家间的收入分配关系问题。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对这方面的理论探索也在不断深化。目前,贸易自由化及其对社会不平等和收入分配的影响已引起经济学家们的广泛关注。

  从已有的研究文献来看,贸易自由化(Trade Liberalization)的含义是与描述自由化的特征联系在一起。有代表性的观点有以下几种:

  1、贸易自由化就是指完全的自由贸易。表现为大幅度降低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取消政府对贸易活动的一切干预。这是一种极端的观点。事实上,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实行完全的自由贸易,各国政府对贸易活动的干预也从没有停止过。

  2、贸易自由化为一国贸易体制的中性化。中性化即政府在进口和出口部门平均分配激励措施,削减贸易体制中的反出口偏向。巴格瓦蒂认为中性化是贸易自由化的核心。

  国际贸易领域的教学与研究工作、政府部门的管理工作、贸易机构的业务工作等,具体来讲,可以从事报关、报检,物流(货贷)等工作。从历年的就业情况看,也有一些学校的国际贸易专业研究生到管理咨询、投资银行一类机构就业的。

  展开全部从亚当·斯密的国际贸易理论开始,经济学家就开始研究国际贸易中国家间的收入分配关系问题。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对这方面的理论探索也在不断深化。目前,贸易自由化及其对社会不平等和收入分配的影响已引起经济学家们的广泛关注。

  从已有的研究文献来看,贸易自由化(Trade Liberalization)的含义是与描述自由化的特征联系在一起。有代表性的观点有以下几种:

  1.贸易自由化就是指完全的自由贸易。表现为大幅度降低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取消政府对贸易活动的一切干预。这是一种极端的观点。事实上,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实行完全的自由贸易,各国政府对贸易活动的干预也从没有停止过。

  2.贸易自由化为一国贸易体制的中性化。中性化即政府在进口和出口部门平均分配激励措施,削减贸易体制中的反出口偏向。巴格瓦蒂认为中性化是贸易自由化的核心。

  3.贸易自由化表现为开放性。克鲁格认为,发展中国家贸易体制中存在着大量的配额和许可证之类的数量限制措施,削减数量限制是向自由贸易体制转变的基本特征。由于各国政府对出口贸易一般都持自由放任态度,因而贸易自由化主要指进口自由化。

  从理论和实践的双重角度出发,贸易自由化一般被认为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即一国政府根据本国的经济和社会条件逐步消除贸易和非贸易壁垒,减少政府对贸易活动的直接干预,逐步扩大对外开放程度,从保护贸易体制向自由贸易体制转变的过程。

  1.亚当·斯密的贸易理论。最早提出自由贸易理论的是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他认为,一个国家在某个行业的生产上比其他国家生产效率高,从而具有绝对优势,那么这个国家就应该专门生产本国具有绝对优势的产品,通过国际分工,与其他国家具有绝对优势的产品进行贸易,这样,通过自由贸易,贸易双方都能获得贸易利益。这就是斯密的绝对优势理论。

  2.大卫·李嘉图的比较贸易理论。李嘉图认为应该按照生产成本相对差距进行国际分工和自由贸易,这样,对分工和交换的双方都有好处。一国即使生产不出成本绝对低的商品,只要能生产出成本相对低的商品,就可以同另一国进行贸易,并使贸易双方都得到好处。李嘉图的比较优势贸易理论是自由贸易理论的基石,为倡导自由贸易政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3.赫克歇尔—俄林模型。这个模型被称为H—O模型,清晰地表述了贸易与要素数量与价格之间的关系。假设有两个国家(A国和B国),A国是劳动丰裕的国家,B国是资本丰裕的国家,两国分别生产两种产品(X和Y),其中X是劳动密集型产品,Y是资本密集型产品,在生产过程中都使用劳动和资本两种要素。通过模型分析,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一国应当出口其相对丰裕和便宜的要素密集型产品,进口其相对稀缺和昂贵的要素密集型产品。也就是说,劳动要素相对丰裕的A国应当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X,进口资本密集型产品 Y。相应地,B国应当出口资本密集型产品Y,进口劳动密集型产品X。

  4.斯托尔帕—萨缪尔森定理。斯托尔帕和萨缪尔森是最早直接把国际贸易与国内收入分配关系联系起来进行单独研究的经济学家。1941年他们以H-O模型为基础提出了斯托尔帕-萨缪尔森定理(Stolper-Samuelson Theorem,SS 定理)。SS定理在H-O模型的假设条件下证明了当一国实行自由贸易时,贸易会导致丰裕生产要素的实际收入提高,稀缺生产要素的实际收入下降。1948年萨缪尔森在对H-O理论进一步研究时,得出一个新的命题:在长期内所有的生产要素可以自由流动的条件下,自由贸易会使商品和生产要素的价格均等化(即要素均等化定理,FPE)。如果贸易是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进行,自由贸易可能会使发达国家非熟练劳动者的工资水平下降,相当数量的非熟练劳动者可能会失业;发展中国家非熟练劳动者的工资水平可能会上升,其生活状况可能会得到改善。

  自SS定理和FPE定理提出之后,经济学家又对贸易与国内收入分配的关系进行了大量的研究。

  不论是古典学说的比较优势理论、新古典学说的资源禀赋理论(H-O模型)还是以规模经济为理论基础的新国际贸易理论都十分关注贸易对收入分配的影响。最早直接把国际贸易与国内收入分配关系联系起来进行单独研究的是斯托尔帕和萨缪尔森。1941年他们以H-O模型为基础提出了斯托尔帕-萨缪尔森定理(Stolper-Samuelson Theorem,SS定理)。SS定理在H-O模型的假设条件下证明了当一国实行自由贸易时,贸易使出口产品生产中密集使用的那种生产要素亦即国内供给相对充裕的生产要素价格上升;使出口产品生产中非密集使用的那种生产要素亦即国内供给相对稀缺的生产要素价格下降。1948年萨缪尔森在对H-O理论进一步研究时,得出一个新的命题:自由贸易不仅会使商品价格均等化,而且会使生产要素价格均等化,以致两国的所有工人都获得同样的工资率,所有的土地单位都能获得同样的地租报酬,而不管两国的生产要素供应量或需求模式如何。这就是著名的要素均等化理论(FPE)。自SS定理和FPE定理提出之后,国外学者又对贸易与国内收入分配的关系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本文拟对国外有关贸易与收入分配关系的研究进行综述。

  20世纪70年代以后,随着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主要是新兴市场国家贸易量的不断增加,不但发达国家非熟练劳动力的收入不断恶化、熟练劳动者与非熟练劳动者相对工资上升的趋势日益明显,而且不少发展中国家国内的收入差距也在不断加大。这一现象与SS定理和FPE定理存在较大的矛盾。为此,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大量经济学家开始关注贸易与国内收入差距之间的关系。但是不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证分析上,学者的观点都存在较大的分歧。这种分歧主要表现为技术和贸易哪一个是造成收入差距拉大的主要原因。

  许多经济学者从SS定理出发,利用H-O。模型分析认为,相对要素价格是由外生的产品价格而不是由内生的要素数量所决定,所以与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工业化国家的贸易发展是发达国家国内工资收入差距拉大的主要原因。Leamer(1996)利用20世纪80年代美国450个4位数商品分类的行业(4-digit SIC industries)产品价格、TFP增长和最初的要素比例,计算了由贸易模式变化引起的要素价格变化,发现非熟练劳动者相对工资的下降,贸易的影响作用占到40%。Sachs and Shatz(1994)也利用美国1978-1989年的行业数据分析认为,贸易通过热练劳动密集产品相对价格的上升增加了美国的工资差距,他的分析剔除了计算机行业。Haskel and Slangh-ter(2001)也从商品价格的变化和技术变化出发分析了英国80年代的数据,发现贸易而非技术变化是导致英国收入差距拉大的主要因素。

  还有一些学者从贸易要素含量模型(the factorcontent of trade model)出发,首先关注贸易对非熟练劳动者与熟练劳动者供给的影响进而分析贸易对其相对工资价格的影响。与发展中国家相比,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稀缺要素是非熟练劳动者,进口的是非熟练劳动密集型的产品,这也就变相地进口了非熟练劳动者。这些国家的对外开放,提高了非熟练劳动者的相对供给因而对其工资有抑制作用。虽然大部分利用贸易要素含量模型分析的学者得出贸易对收入差距的影响并不是很大,最多只占到25%,但也有学者如Wood认为贸易是主要因素。Wood(1994)在其南北贸易模型分析中认为,南北贸易对北方国家非熟练工人造成了损害,使他们的工资减少和工作流失,这是导致发达国家收入差距的主要原因。1995年他还计算了发达国家出口品和进口品中熟练劳动者与非熟练劳动者的使用量,发现贸易导致发达国家对非熟练劳动者的需求降低了22%。Borjas,Freeman and Katz(1992)认为,80年代美国贸易的发展减少了对非熟练劳动者的需求,这种贸易的发展还伴随着相对于无贸易增长时非熟练劳动者的相对工资。他们还计算出1980-1988年美国非熟练劳动者相对每周工资降低了10%,贸易与劳动者的国际流动因素占到30%-50%。

  针对技术偏向的技术进步(skill-biased tech-nology change)是引发国内收入差距扩大的主要原因的观点Acemoglu(1998,1999)等许多经济学家指出贸易不仅会通过商品价格变化影响国内的收入分配,还会引发技术偏向型的技术进步,导致国内工资差距拉大。

  Krugman and Lawrence(1993)对比了1979-1989年美国制造业部门白领与蓝领工资率变化与就业率变化情况,发现几乎所有的行业都雇用了更多的白领,熟练劳动密集行业白领和蓝领雇用比率的改变并不明显,所以贸易对收入差距的影响很小,但技术的影响则非常明显;Baldwin and Cain(1994)的分析发现,1977-1987年美国工资差距的扩大,贸易最多只能解释9%,1987年之后收入差距的扩大,贸易的影响更小,技术的变化才是最主要的因素:Brauer and Hickok(1995)的分析也发现,贸易量的变化对美国高中毕业与大学毕业劳动者工资差距拉大的影响最多只占到15%。还有一些学者认为,贸易对收入差距拉大不起什么作用。Lawrence andSlaughter(1993)认为,因为国际贸易交换价格是与SS定理的分析成反方向变化的,所以贸易对解释相对工资变化没有作用,而熟练劳动者对非熟练劳动者相对工资升水主要是由技术进步引起对非熟练劳动者需求下降导致的。Desjonqueres et al.(1999)举出大量事实指出,与发展中国家贸易的发展并不是导致发达国家收入差距的主要原因:首先,熟练劳动者对非熟练劳动者工资上升(也称为技术升水,skillpremia)并不是只在密集使用熟练劳动者的行业而是在所有行业都会发生;其次,工资升水不仅在发达国家而且在发展中国家也存在;最后,非技术密集产品的相对价格并没有因为贸易而有明显的下降。Krugman (2000)认为,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贸易量只占其国民生产总值的2%左右,如此小的贸易量并不会给发达国家收入差距带来很大影响;同时他还指出,熟练劳动者对非熟练劳动者工资的上升是因部门内非熟练劳动者向熟练劳动者就业转移引起的,而这种转移主要是因为国内技术偏向的技术变化引起的。

  尽管学者们对贸易与技术哪一个是导致国内收入差距增大的主要原因一直都存在激烈的争论,但是对贸易会影响收入分配这一点学者们的观点则是一致的。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对贸易影响收入分配的机制进行了很好的理论探索。

  在H-O模型中,国际贸易会降低一国稀缺要素生产的产品价格而提高丰裕要素生产的产品价格。这种商品价格变化会直接影响到要素价格的变化,从而对国内收入分配产生影响。斯托尔帕和萨缪尔森(1941)正是从这一点出发才提出了SS定理。大量有关贸易与收入分配关系的研究也都是从商品价格变化角度进行分析的,但由于选用的数据和处理方法不同,他们得出的结论也不同,有的认为贸易对收入差距拉大的作用不大,有的认为贸易的作用重大。Slaughter(1998)对贸易通过商品价格变化机制影响收入分配的文章进行了详细的总结和比较并且给出了点评。

  1.外生性技术进步。Richardson(1995)用一般均衡模型分析指出,导致贸易扩张和经济增长的因素有许多,其中国内的因素有5个:(l)开放贸易后,经济沿着给定的生产可能性边界转移;(2)经济自然的(内生的)增长;(3)外生要素偏向的技术进步,比如资本存量相对于劳动力增加;(4)外生部门偏向的技术进步,如投资部门的技术比其他部门技术进步得快;(5)偏好或者需求改变。在这五种因素中,他认为只有第一和第四个原因与收入分配相关。贸易开放导致国内贸易品相对于其他部门产品的相对价格和其所雇用的劳动力转向贸易品部门,贸易品部门生产可能性曲线的相对增长(技术进步)会吸收被其他部门释放的劳动力,但要完全吸收所有剩余劳动力则劳动者的工资必须下降。所以贸易开放和部门的特定技术变化的联合作用就会导致收入不平衡加剧。Leamer(1996)也指出,在赫克谢尔-俄林-萨缪尔森(HOS)长期模型中,小国部门偏向的技术进步会影响工资率。但Krugman(2000)指出,要素偏向的技术进步也会导致收入差距拉大,部门偏向的技术进步只有在产品价格相对不变亦即贸易国是小国并且技术进步是单边,其他国家不存在同等程度的进步条件下才会导致国内收入差距拉大,而且要素偏向的技术进步影响收入分配则不受这些条件的限制。

  Jones(1997)以简单的2*2 H-O模型分析认为,结构性的收入不平等是受以下因素影响:一是国际市场上产品价格的变化,二是技术的变化;三是以成本降低为主的贸易自由化。随着南方国家技术的进步,对于中等技术密集产品,南北两国都可以生产该产品,两国中等技术密集产品关税的降低会导致两国工资不平等向同一方向变化,但是这种变化还依赖于贸易自由化变化的方向。如果北方国家进口中等技术密集产品并且降低关税,则两国国内工资不平衡会扩大,如果

  而Zhu and Trefler(2005)则在比较优势和要素禀赋优势的基础上设立了一个南方国家经济赶超指数。在一般均衡且技术进步是希克斯中性的条件下,若南方国家的赶超指数大于零,则南北两国国内的收入差距都会拉大;若指数小于零,则两国的收入差距都会缩小。若存在技术偏向的技术进步而且技术进步在各国国内所有部门都相同,则北方国家的技术进步会使北方国家收入差距拉大而南方国家的收入差距会缩小;反之亦然。

  2.内生的技术进步。Dinopoulos and Segerstrom(1999)发展了一个动态一般均衡模型,指出贸易自由化会增加R&D的投入。假设R&D相对于最终产品的生产是技术密集型的,则贸易自由化会导致对熟练劳动工人需求的增加,从而提高熟练劳动者的相对工资。Neary(2002)的寡头竞争模型中也指出,随着贸易自由化的发展,产品市场的竞争加剧,企业会加大对R&D的投入,引起熟练劳动者的相对工资上升。Thoenig and Verdier (2003)建立了一个质量梯度动态一般均衡模型(dynamic general-equilibri-um quality ladder model)。他们把生产部门和研发部门分开,生产部门依据其技术水平向研发部门购买专利。这里的技术水平有两种:第一种是一般的技术,通过信息溢出可以被其他竞争者模仿,不过在这种技术水平下,生产部门可以通过改进转变成为第二种技术;第二种是熟练劳动偏向的技术,不存在信息溢出而且很难被模仿。模型的均衡点由研发部门的资源约束线与无偏向的技术条件决定。在北方国家贸易一体化和动态均衡过程中,贸易首先导致研发人员数目上升,资源约束线右移,在达到新的均衡点过程中会发生技术偏向的技术进步,从而扩大北方国家的收入差距。在南北国家贸易一体化过程中,只要一方不完全专业化于第一种或者第二种技术,则贸易导致的技术偏向的技术进步会拉大其收入差距。贸易影响收入分配的方式是:贸易-技术偏向的技术进步-收入差距增大。Acemoglu(1999)的模型也指出,在技术保持不变的情况下,贸易量的增加会提高技能丰裕型国家的技术升水而降低非技能丰裕型国家的技术升水。此外贸易会导致技术偏向的技术进步同时提高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技术升水。

  E. Beaulieu et al.(2004)则建立了一个既存在科技产品间产业内贸易又存在科技产品与传统产品的产业间贸易的南北模型,以考察科技产品贸易壁垒的降低与南北两国国内工资收入差距之间的关系。如果两国在科技产品上贸易壁垒都降低,则两国国内对科技产品的需求都会上升,两国的贸易量会扩大,国内产量也会扩大(即技术进步)。随着两国科技品产量的扩张,两国对熟练劳动者的需求会上升,使两国熟练劳动者的工资上升而非熟练劳动者的工资下降,收入差距扩大。他们还指出,如果南方国家贸易壁垒降幅比北方国家降幅大,则北方国家收入差距会扩大而南方国家的收入差距会缩小。

  Ekholm and Midelfart (2005)以北北贸易模型为基础分析了北方国家贸易引起的科技变化与相对工资之间的关系。在他们的模型中存在两种产品:一是传统产品(Y产品),二是同时使用熟练和非熟练劳动者的新兴产品(X产品)。X产品的生产企业有两种进入方式:一是使用传统工艺即以低固定成本和高可变成本进入;二是使用新技术生产即以高固定成本和低可变成本进入。随着两国间关税的降低,贸易会引起X产品企业类型的变化,由使用传统工艺变为采用新技术,即引起技术的变化。随着新技术企业的进入和关税水平的进一步降低,新技术企业的规模会扩大,对熟练劳动者的需求上升从而使熟练劳动者的工资上升,收入差距拉大。这样贸易通过引起两国技术水平的提高方式影响国内的收入差距。

  3.技术进步与生产外包。Feenstra and Hanson(1996)从生产外包和技术进步角度分析了贸易对收入差距的影响。由于南方资本存量的相对增加或者由于南方国家发展中间品的技术进步,部分产品的生产会由北方国家转移到南方国家,亦即生产外包;北方国家会转向生产熟练劳动密集度更强的产品。这种生产外包增加了南方国家产品的熟练劳动密集度,但仍然使南方国家的产品熟练劳动密集度低于北方国家。这样南北两国对熟练劳动的需求都会增加从而扩大了国内劳动者之间的工资差距。W. J. Ethier(2005)则是从全球化角度考察贸易、技术与工资之间的关系。在Ethier的模型中,核心的假设是在生产函数中,非熟练劳动者与国家之间的外包相互替代而设备与熟练劳动者互补。北方国家向南方国家部分承包非熟练劳动者完成的“中间产品”而南方国家出口这种中间品进口设备。Ethier的结论是:第一,全球化程度上升,使南方国家贸易条件改善,提高南方的设备利用以及北方向南方的外包,南北两方熟练劳动者与非熟练劳动者的相对工资都会上升,收入差距拉大;第二,南方或北方国家的全要素生产率或提供设备服务的相对成本下降(技术进步),则南北两国的设备利用会增加从而增加对熟练劳动者的需求,使两国的相对工资上升。

  1.企业类型选择机制。企业自身对是否出口的选择也会影响贸易与收入分配的关系。Bernard andJensen(1997)利用美国20世纪80年代制造业非生产工人需求的企业数据分析了企业类型对工资收入的影响,他发现,出口企业出口增长几乎可以全部解释美国相对工资的升高;技术进步决定了企业的技术升级但不是导致工资差距拉大的主要因素。Ber-nard and Wagner(1998)分析了德国公司的出口企业后发现,具有一定规模和生产率的成功企业更倾向于成为出口企业,而这些企业雇用了更多的熟练劳动者。Manasse and Turrini (2001)对此进行了探讨。他们从企业层面上分析了全球化对收入不平衡的影响。他们建立的垄断竞争的一般均衡模型表明,在从事产业内贸易的两个同质国家间,贸易自由化导致熟练劳动者在非出口企业的收入减少,在出口企业的收益可能上升也可能下降,但是熟练劳动者对非熟练劳动者的相对工资会上升;另外,出口企业竞争加剧会导致更大范围的技术进步和生产变革,从而要求企业雇用更多的技术工人,这样熟练劳动者的工资也会上升。S. R. Yeaple(2005)在他的一般均衡模型中也指出,出口企业规模大、拥有先进的技术、雇用更熟练的劳动者并且支付较高的工资,具有比非出口企业高的生产率;贸易成本的降低会导致企业技术的变革,导致更大的贸易流量,增加对熟练劳动者的需求,拉大了熟练劳动者与非熟练劳动者的工资差距。

  2.消费者行为差异。Fischer(1992)建立了一个跨期迭代的2*2动态模型分析贸易对收入分配的长期和短期影响。在存在遗产转移和个体对遗产和储蓄偏好不同的条件下,若投资品是资本密集型的,那么贸易不论在短期还是在长期都会拉大资本丰裕国家的收入不平等而缩小劳动丰裕型国家的收入差距;若消费品是资本密集型的,短期的影响方向依然存在,但长期的影响方向则不明确。

  Glazer and Ranjan(2003)从消费者偏好差异的角度出发分析了贸易与收入分配的关系。他们认为,不论是发展中国家(非熟练劳动丰裕型国家)还是发达国家(熟练劳动丰裕型国家),如果熟练劳动偏好用熟练劳动密集型的产品则熟练劳动工人人数的增加会增加熟练劳动者的工资。在贸易条件下,若本国是熟练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净进口国,则熟练劳动密集型产品的进口增加了熟练劳动者的禀赋从而提高了熟练劳动者的相对工资,所以贸易自由化会增加发展中国家的收入差距,这在墨西哥、智利等国家的实证分析中已经得到证实。

  Bin Xu(2003)在李嘉图模型基础上界定了贸易品与非贸易品并证明了,即使在不存在资本的国际流动和技术进步等因素的条件下,由于非贸易品和贸易品的存在,贸易自由化也会使南方国家的收入分配扩大。在他的模型中,南方国家关税水平降低,出口扩大,非贸易品的范围就会缩小,为保持贸易平衡,南方国家的进口范围也会扩大,如果南方出口的最大临界值比进口的临界值对关税更敏感,则南方国家的收入分配差距会扩大。Feenstra and Hanson(2003)等则从中间品贸易角度分析了贸易对收入分配的影响。他们指出,中间产品贸易不仅影响进口竞争产业的劳动需求,而且影响中间产品使用部门的劳动需求,中间产品贸易对相对工资的影响比最终产品贸易要大得多,甚至中间产品贸易对相对工资的影响与技术偏向的技术进步作用是一样的。

  有关贸易会影响国内收入分配的观点已经得到学者的一致认同。但是目前的研究还存在两个不足:首先,除了经典的SS定理和FPE定理这个被大部分学者所接受的商品价格变化机制之外,其他机制的研究还都是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分析,并没有产生什么经典理论;再者,目前的研究都是从一种机制或者两种机制进行分析,还没有学者把贸易影响收入分配的各种机制融合到一个模型中进行综合分析。这将成为以后学者研究的重点和方向。就贸易与收入分配关系的研究趋势来看,贸易的技术进步机制仍将是今后学者研究的重点;从消费者和企业等个体行为出发的微观分析也将是今后研究的一个重要趋势。